您的位置:美霖网首页 > 综合参考 >

搜索:

钢铁行业进入严冬:一斤钢铁不敌一斤白菜

2015-10-07 07:44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阅读:

 

成捆成捆的钢材待售。

成捆成捆的钢材待售。图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

李友公司被人追债,上千平方米的钢材区已一片狼藉。

李友公司被人追债,上千平方米的钢材区已一片狼藉。图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

钢铁贱过白菜土豪四处躲债

国内钢铁行业进入史无前例“寒冬”银行停贷本地钢贸商资金链断裂借高利贷“过冬”

“过去说钢材卖出白菜价,现在是钢材连白菜的价格都不如,一斤钢材还买不到一斤白菜,甚至还便宜过一两猪肉,现在猪肉要十多元一斤呢。”在广州、清远等地有多个钢铁仓库的钢贸商李友(化名)坐在自己的螺纹钢上,抽着广州本地的“双喜”烟,他也不怕裤子上沾上铁锈。而在以前,他抽的是“熊猫”,一包要50元。由于当前国内钢铁行业进入深度“寒冬”,钢材价格跌回到十多年前,在广东,像李友这样做钢铁贸易的老板们日子现在都不好过。李友过去曾是经营着4家钢铁贸易公司的“大腕”,如今却沦落到被高利贷公司追着还债四处躲债的地步。而在钢铁行业内,像他一样陷入资金链断裂的钢贸商不在少数。这位昔日土豪面临的窘境,也折射出当前整个钢铁行业面临的危机。 

李友穿着一件黄色T恤,走在大街上,没人会想到他曾是身家千万的土豪。虽自嘲是个“土包子”,但却很跟得上时代。除了微信、UC浏览器外,他还让手下帮忙装了钢材期货看盘软件和几个钢铁和有色金属资讯网站App。他知道,期货市场是现货市场的风向标,从这里能读懂行情,说起现在国内的钢铁行业形势,他也是如数家珍,俨然是行家派头。

一斤钢铁不敌一斤白菜

“今年上半年全国粗钢产量40997万吨,同比下降1.3%。这是20年来首次出现下降。钢铁消费也下跌得厉害,上半年全国粗钢表观消费36231亿吨,同比下降4.7%,去年同期的数字是下降3.4%。”

以上海期货交易所螺纹钢主力合约为例,今年7月初其价格一举向下突破2000元/吨,8月初一度下挫到1800元/吨,每斤钢材的价格是0.9元,真是贱过白菜。目前,其价格在1900元/吨左右的低价。与期货市场类似,现货市场的价格同样不断下挫。在实体钢材市场,钢材价格更是一路狂泻。位于黄埔大道亿富钢材市场的钢贸商赵茂才拿着一份报价表告诉记者,目前市场上韶钢产的HRB400螺纹钢报价在2500元/吨,永达公司产的HRB400螺纹钢报价在2400元/吨,广钢产的HRB400螺纹钢报价在2320元/吨。与6月份相比下挫10%左右。

钢铁行业产能过剩是行业沉疴,国家也从审批等多个环节严控产能增长。但奇怪的是,钢铁行业的产能越控制越增长。这是行业的一个怪现状。“钢铁行业没有一个市场化的产能退出机制,大家都死撑着,就是不减产。”李友说,从2011年以来,螺纹钢的价格就像决堤的水库一般狂泄。随着经济增速持续回落,房地产等下游需求可能降至“冰点”,逾11亿吨产能和偌大的库存几乎压垮整个行业,“白菜价”的现实令不少钢企正面临严重亏损与出局的尴尬。

“库存的钢铁5年都用不完”

李友分析说,产能过剩是造成当前铁矿石价格持续下跌的原因之一。目前,国内当前港口库存依然在一亿吨以上徘徊,而全国的钢铁库存量大约在11亿吨,其中有2亿吨是富余的,短期内消化不了。“也就是说,未来5年内,中国不用再生产钢材,都已经够用了。”

一边是库存高企,另一边下游需求却很疲弱。“下游用钢行业疲软,没人向我们买钢,这才是造成钢材需求下降的主要原因。”李友说。

做钢铁贸易商20年,李友的酒量一点点练了出来。从当初的滴酒不沾,到现在能喝一斤半白酒,过去穿29码的裤子,现在要穿33码,坐在办公桌前,“将军肚”都顶着桌子快坐不下了。不过,现在跟过去的不同之处在于,十年前,用钢企业为了把钢铁价格谈下来请他喝酒,而现在,是他求着用钢企业买他的钢材,清理库存“止血”。

李友说,做钢贸商,房地产开发商和家电制造商都是得罪不起的,这些行业都是用钢大户,都是他要拼命巴结的“财神爷”。

昔日“土豪”今四处躲债

没有钱都还好说,关键是做起钢铁生意后,整天被人追债,还有人到他的贸易公司捣乱,让他全家人的生活都惴惴不安,李友形容自己现在是“骑虎难下”。

记者来到李友在清远清新县的钢材贸易公司看到,上千平方米的钢材区已变成一片狼藉,几十根十多米长的螺纹钢横七竖八地堆积在厂区内,周围还有几个工棚也已经倒下。“我还不起从民间借贷公司那里借下的高利贷,他们来催债,我还不起钱,他们就把我的钢材搬走。”蹲在工地一角,落寞写在李友脸上。李友在韶关、清远、广州各有一间钢材贸易公司,其中清远这家经营得最早,从上世纪90年代末就建起。

而当时的钢材就是现在的价格,当时,螺纹钢大约1800元/吨,但铁矿石价格才20美元/吨,钢铁厂议价能力还比较强。为了拓宽销售渠道,不少钢铁厂都会选择像他这样的钢贸商作为一级代理商,回想起那个“躺着就把钱挣了”的年代,李友异常兴奋。“当时的利润率能达到10%以上,甚至20%,当时我们跟钢厂熟,甚至也不用交预付款,都可以直接从那里拿到价值100万元的钢材。”李友说,银行也是“唯利是图”,看到钢贸商荷包鼓,毫不犹豫借钱给他们,而当时还没有这么多担保公司,只要带着一个银行支行的行长或者客户经理,给他看看你的钢铁贸易公司营业执照和存货,银行心里就有底了,随便贷款200万元都是家常便饭。“那时钢材就是硬通货,不怕卖不出去。”李友说。

在2008年时,他就成为身家超过3000万元的“土豪”,当时,很多老家的亲戚知道他在广州赚大钱,纷纷找他借钱。

如今李友也极少在广州露面,不过不是怕别人找他借钱,而是为了躲债,刚刚上高一的女儿也被他强制安排退学。“我怕天天有人追债,威胁到他们的安全。”他说,清远和韶关以前各有300多家搞钢铁贸易的公司,现在还在经营的不到100家,倒闭的超过50%,很多钢贸商都跑路了,欠款方都直接到存货区把钢材搬走抵债。白云区以前也有几十家搞钢材贸易的,现在好多都跑路了。“我认识一个钢贸商,以前在白云区搞钢材批发,赚了500多万元,后来被下游的用钢企业拖欠800多万元钢材款,因为借了银行500万元还不起,后来硬生生产生了300万元利息。整个公司都倒闭了,被欠的钱也没收回来。”

银行收紧贷款资金链断裂

身家千万的钢材老板怎么就债务缠身呢?李友说,钢贸商做生意要有四部分资金“打底”——“银行保证金”、“在途资金”、“工地垫付资金”和“库存资金”,这些都需要银行信贷做支持。他的公司做上游某钢厂“一级代理”,根据行规,他需要将每月平均预计订货量10%的货款作为“保证金”先打给钢厂,而这笔钱要押在钢厂一年,通常要到年底,冲销货款。

除了要给钢厂押一年的保证金以外,对于从上游订货,钢贸行规是提前一个月提交订单并付款,次月钢厂才配好货发送。就是说,需要钢贸商提前一个月垫付货款。这就是钢贸业内要先付出的“在途资金”。

而下游的用钢企业在支付货款时也不“爽快”。通常情况下,用钢企业先拿货一到两个月才给钢贸商结算货款。钢贸商要先替企业垫付这些工地货款。如果用钢企业拖欠货款,或者企业被甲方拖欠货款,那就会形成三角债,如果用钢产业死掉,货款更加无法收回。

资金流动不起来对李友这样的钢贸商就是致命的,因为他每月光支付银行利息都要30多万元。从2010年开始,李友就发现,钢铁公司和用钢企业都开始违约“耍赖”。钢铁公司让他“押一付一”,而用钢企业则表示要等到工程完工后再支付尾款,最终,这家公司拖着50万元,那家公司拖着50万元,李友没收回来的尾款还有400多万元。他也成为欠别人钱的债务方,成了讨债的债权方。

而更严重的是,作为钢贸商和银行贷款之间最后一道防火墙的担保公司也在当前钢铁业的寒冬中受到影响。李友的几家钢铁贸易公司都是找广州的一级担保公司做担保,向银行先后贷款超过2000万元。如今,李友出现资金链紧张,银行整天催着担保公司还钱。

而不少钢贸商由于资金链紧张,只有向中间借贷公司借钱拆借,说白了就是借高利贷。但钢贸商从民间借贷利率高,且杠杆大,风险很大。李友说,如今一些大的钢铁贸易商还可以从银行贷到款,但利率要上浮20%左右,小的钢铁贸易商已经不可能从银行获得贷款。现在银行都知道钢铁行业是一个库存严重的“夕阳行业”,都不愿意把钱投入其中。钢贸商资金面总体紧张,现在从民间借贷或者托盘,月息为1分5,融资成本高。由于钢材市场风险较大,从事托盘业务的商家和公司比以前减少了很多。

深度套牢欠下200万高利贷

而来自官方层面的消息也证实了这一点。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显示,当前国内钢铁企业的主要经营指标恶化,7月末全行业负债率仍高达69.98%。

李友表示,在下游需求量剧减以后,钢贸商还要承担大量的库存占用资金。一旦银行收紧贷款,钢贸商就会出现资金链断裂。银行给出的“抽贷”主要原因是钢铁产能过剩,认为风险再度加大。一些民营钢企情况更加严重,有的甚至抽贷比例可以达到40%。墙倒众人推,由于钢铁行业集体不景气,银行限贷、抽贷现象十分严重,行业内大部分钢贸商都存在资金紧缺的问题。从2014年开始,以前一直向李友提供贷款的银行也“断粮”,而且一再催他还之前欠下的200万元利息。

“现在的钢材价格差不多是15年前的价格,但你想想现在的融资成本和人工成本比15年前贵了多少。我现在卖的钢都还是3年前的存货,每卖一吨,差不多要亏150元~200元。我一个月卖1万吨钢的话,就要亏150万元,但如果我不卖的话,银行利息一个月要30万元,所以,怎么算都是失血,真是骑虎难下,坐卧难安。你看我的头发都白了不少。”李友说。原本今年不少城市放开限购后他以为钢材市场会回暖,但现在,整个行业依然是一片“寒冬”,看不到任何复苏的气息。

如今,李友的钢贸公司还库存着5万吨钢材,除了欠着银行的200万元利息外,他也欠着民间借贷公司的200万元高利贷,经常到他的仓库捣乱的就是这些人。为了还银行贷款,去年他还把自己的一辆奔驰车和在清远的一套别墅都“贱卖”了。“以前大家都叫我‘陈千万’,但现在‘陈千万’只剩下几套房了,成了‘陈百万’了,以后说不定成了‘陈乞丐’呢。以前我们高中同学聚会都是我埋单,现在我都好几年没参加同学聚会了。”

在李友看来,他现在只能硬撑着,如果能撑到钢铁价格回暖,他的“钢铁王国”便又可以恢复运转,那时,别说是欠下200万元,就算是欠下2000万元也不成问题。(文、图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列表